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
開啟輔助訪問

免費發布信息

精彩推薦

BC女子疼痛折磨4年 最後發現體內有斷針頭

[複製鏈接]

taiwanvans發表於 2021-5-3 17:51:33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
在經歷了數年無法解釋的痛苦之後,加拿大一名女子震驚地發現,她的臀部留著一根斷針頭,大概是4年前手術後就一直殘留在體內。
0_2021050311060914Z4P.png

這名女子名叫曼迪·布魯克斯(Mandie Brooks),現在39歲。
0_202105031106092V2yv.png

從四年前的2017年開始,她有著無法消除的難耐痛苦,起初,她認為這可能是由於她背部的椎間盤突出引起的。於是,布魯克斯到醫院進行檢查,但一直找不到原因。布魯克斯說:“在過去的幾年中,我對腹部和骨盆進行了多次X光檢查和CT掃描,每次結果告訴我一切都很好。”布魯克斯見過的所有醫生都說:“一切都很好,你很正常。”但是,莫名痛苦一直依然存在,醫生也沒準確解釋。

在2021年3月,這位39歲的BC省學校管理員實在無法忍受漫長的疼痛,於是去了菲莎河谷(Fraser Valley)一家醫院急診室,並接受了另一次X光射線檢查。當她聯繫醫院索取結果時,布魯克斯說,她從自己的X射線圖像中看到的情況感到“不解”。結果顯示:“就在左邊臀部,大約有一根2公分長的明亮白色針頭,正好在髖骨的上方。”
0_2021050311060931k47.png

放射學報告將斷針稱為“高密度金屬物”(metallic density.)。在給CTV新聞的電子郵件中,她描述了醫生們當時看到結果是如何震驚的,並立即接受更多X光片進行確認。布魯克斯說,當這些醫生翻閱過去的記錄時,他們發現,斷針其實從2017年開始在X光射線檢測結果就可見。斷針位於她的臀部,靠近股骨和動脈。但多年來,一直就沒有醫生發現。

布魯克斯說:“我認為令人恐懼的是,多家醫院的放射線醫師都錯過針頭影像。”當我自己看到自己的X光影像時,我能夠立即發現這根斷針頭。”那麼,斷針是從哪裡來的呢?布魯克斯懷疑,這是在2017年的一次外科手術中發生的。

她不記得曾經在手術時打過針,但她醫院住了三天,並認為護士或醫生為她打了止疼針以緩解疼痛。布魯克斯已預約下周與外科醫生會面,討論如何從身體中取出斷針頭。她說:“由於多個椎間盤突出,我已經患有嚴重的健康焦慮症,這給我的生活增加了另一層恐懼和壓力,使我的健康和職業處於危險之中。”布魯克斯只是其中一名所謂的醫療事故受害者,一些宣導者說,加拿大存在一個許多人不知道的大問題。

CTV新聞上個月對醫療錯誤進行一個調查後發現,越來越多加拿大人挺身而出,講述了醫療錯誤如何改變了他們的生活的悲慘故事。但是,在加拿大,醫療事故受害者卻很難告贏醫療機構,連律師都不想接這些案件。因為如果接案件,律師必須與提供醫生法律支援的組織:加拿大醫療保護協會(CMPA)對抗。
0_2021050311060940s33.png

CMPA擁有50億加元的資金來應對索賠,而所有資金都來自於納稅人。
0_202105031106095tLta.png

CMPA的工作方式是,醫生支付會費成為會員,然後各省向這些醫生支付90%會費。根據前CMPA律師保羅·哈特(Paul Harte)的說法,這意味著:“歸根結底,納稅人都在為此買單。”現在哈特代表一名醫療事故受害者與CMPA打官司,哈特律師說,告訴CTV新聞:“ CMPA將竭盡全力保護醫生的聲譽。”哈特透露,在一個案例中,他的小律師事務所在法庭上與27名律師抗衡,而對方律師全部由CMPA出錢支付。這位前CMPA律師還說,在過去10年時間裡,約有75%的醫療事故因CMPA幫忙受害者因此遭受審判敗訴。如果敗訴,受害者家人不但追討不了公道,還需支付昂貴的法律費用。
0_202105031106096JUCa.png

CMPA自己的2019年年度報告指出,當年CMPA上法庭審理的案件中,有90%案件被發現對醫生有利。一名前護士及宣導者特裡·麥格拉思(Teri McGrath)說,在加拿大,由於醫療錯誤案件幾乎不可能勝訴,因此,不幸喪生的患者更加幾乎沒有追索權。所以,在加拿大,成為醫療事故受害者很慘,但更無奈的是,因為有CMPA存在,受害者很有冤難鳴....

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廣播臺

小黑屋| 溫哥華精彩生活

溫哥華美食 溫哥華景點 X3.4 © 溫哥華打工 溫哥華自由行 GMT-8, 2021-5-14 00:07 , Processed in 0.130427 second(s), 30 queries .